首页 / 产业&企业 / 正文

这些影视大公司接连易主!所谓产业寒冬其实并未结束

春节档已经接近尾声,就在人们还在忙不迭细数各大贺岁片票房成绩的同时,却似乎淡忘了一件事——所谓产业寒冬其实并未因为春节票房的数字而告终。

慈文传媒的突然爆出的易主风暴似乎证明了这一点。

2月20日最新消息,慈文传媒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马中骏及其一致行动人正在与华章天地传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华章投资”)商谈股权转让及相关事宜。

公开资料显示,“华章投资”主要以股权投资、创业投资为主,注册地址位于江西省南昌市,为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100%控股。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江西省人民政府。

所以,如果该交易最后批准完成,慈文传媒将从一家民资企业变身成为地方国企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对于收购方来说,这个消息当然算不上什么“寒冬”,因为收购将使得江西出版集团大规模扩展其商业版图——根据资料显示,江西出版集团旗下其实已经有一家上市公司中文传媒。出版集团持有中文传媒54。83%的股权,为中文传媒的控股股东。如果此次慈文传媒的股权转让被批准,那么出版集团的资本版图将扩大至拥有两家上市公司。

另一方面,这样的消息对于持有慈文股票的投资者来说就是天大的“寒冬警讯”了。去年整整一年,慈文传媒股价从3月份最高的30.2元/股,跌至停牌前的9元/股,累计跌幅达67%。公司大股东马中骏和王玫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达到1.13亿股,其中累计被质押1.06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93.99%,占公司总股本的22.36%。1月31日慈文曾经发布业绩修正公告称,预计2018年净利润将大幅亏损9.5亿元至11亿元。

简单来说,慈文面临着高亏损,高质押,低股价的三重危机,而解决这一危机的方式竟然是让整个公司彻底改头换面,从一个以出品《花千骨》而出名的新兴电视剧企业变成一家江西地方国企旗下的公司。

这样的困境其实不单单存在于慈文身上,其在电视剧行业曾经的竞争对手华录百纳,当代东方等已经在去年就悄悄完成了“易主”,接下来包括唐德影视,欢瑞世纪甚至华谊兄弟等公司也都存有易主的可能。

这一切再次提醒我们,寒冬并未过去。曾经你以为某些上市公司的老板是固定的一拨人,但是现在一眨眼的功夫,员工先还没裁多少,老板却要换人来做了。

慈文早就在寻找下家接盘?

其实就在慈文此次曝出转手的消息之前,已经有多家媒体报道“慈文一直在寻找潜在买家,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主要是因为资金周转上已经接近极限。”

慈文传媒在1月发布的公告中表示:“2018年,在市场流动性紧缩、内容消费习惯转变、行业监管政策调整及影视从业人员税务风波等的多重不利因素影响下,影视娱乐行业经受了资本流出、项目减产或延期、库存加剧、播出不确定性因素大增的多重压力,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困难和挑战”,“在此整体环境和形势下,公司的生产经营也受到重大影响。”

一方面来看,慈文传媒的预计亏损,主要由于对全资子公司赞成科技计提较大的商誉减值损失造成。慈文传媒根据盈利预测,公司2018年度拟对赞成科技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为8亿元至9亿元。

另一方面来看,商誉减值并非是慈文所有的问题所在。慈文表面看来是老牌的电视剧制作公司,《花千骨》《老九门》《楚乔传》等都曾经轰动一时,但是近两年却陷入了缺乏爆款剧的困境。2018年整个上半年慈文几乎没有什么重要剧集出品,下半年播出了《沙海》《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以及《杨凌传》等作品,但都没能再现《楚乔传》《花千骨》的昔日热度。

根据慈文的收入占比显示,除了影视业务之外,游戏以及互联网服务开始成为了慈文新的“救命稻草”。收入贡献数据显示,2016年以及2017年末,游戏业务占了慈文收入的25%以及24%。

只可惜,成也游戏,败也游戏。慈文旗下贡献游戏行业收入的“赞成科技”是慈文2015年以11亿收购的资产,原本是期望其持续盈利甚至单独上市的,但是2018年游戏版号暂停审批,受此影响,赞成科技全部游戏新产品都无法上线运营,只能依托存量游戏用户支撑收益。同时受整体游戏行业客户萎缩等的影响,流量推广运营等业务的推进和拓展未达预期,2018年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出现巨幅亏损。

正是这样的巨幅亏损,让当初11亿投资的交易变成了现在8亿的商誉减值——主营业务的电视剧不再赚钱,结果主营外的游戏业务也开始亏损。

慈文传媒成立于1998年,到去年为止正好成立20年。2015年《花千骨》热播,出品方慈文趁势作价24亿借壳禾欣股份上市,上市三年多,直到2017年还全年盈利4000多万元,未曾想到了2018年形势急转直下,不得不面临“易主”。

从现在的趋势来看,慈文既不是第一家因为业绩不佳,质押爆仓而出现控制权转手的影视企业,更不会是最后一家,当你2019年发现众多原本熟悉的企业都换了老板的时候,千万不要惊讶,也许一切才刚刚开始。

影视企业更换东家为哪般

慈文更换大股东,对于创始人马中骏和其妻子来说,肯定是到了实在没办法才出手的,而且外界已经盛传慈文一直在寻找买家,包括BAT以及其他几家大的上市企业都拿到过方案,只可惜并没有谁愿意接这个摊子,最后却是江西出版集团这家在行业内并不知名的地方国企参与了进来。

慈文传媒创始人马中骏

其实内行人都知道,这几年不少民营影视公司发展极度困难,急需国有战略投资才能抵抗各种风险;与此同时,一些老牌的国企背景的影视公司也不好过,有时候又需要反过来寻找民间资本参与,因此长期来看民营影视公司和国有战略公司采取混合制合作来重新整合的趋势将不可避免。

除了慈文,去年的华录百纳也是一个典型案例。华录百纳成立于2002年,背景是央企中国华录集团在北京投资设立的影视文化企业。中国华录集团是中央企业中唯一主业涵盖文化产业的大型企业集团。只可惜这样的国企背景也在去年遇到了“易主”的转折点。

问题产生于2017年,华录百纳的年报显示,公司当年实现营业收入22。4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2。71%;净利润为1。1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0。88%。2017年4月,华录百纳开始长达5个月的停牌。

于是央企背景的华录文化从2018年1月开始公开征集股权受让方。作为国企背景,华录百纳的“易主“之路颇为顺利。到了3月21日,华录百纳就公告称,已经与盈峰集团、普罗非签署了《股份的股份转让协议》,将公司总股本的12。55%和5%装让给这两家民企资本,而这两家民企的背后则是著名家电企业美的集团的少东家。

很快,4月18日,华录百纳收到告知函,国务院国资委批准了华录百纳的股权受让,华录百纳易主美的少主,告别央企身份,成为了一家国资民资联盟的混改制企业。

同样的混改制“转身”也发生在当代东方身上,这家曾经依靠吴秀波的剧集辉煌一时的公司随着大举扩张后的无以为继以及吴秀波的倒台而陷入绝境,2018年7月23日,停牌两个月的当代东方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王春芳(厦门当代控股集团法人)欲将公司控制权转让给山东高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这又是一个民企公司寻求国资“救急”和“接盘”的案例。根据双方协议内容,山东高速将对当代东方进行股权投资,不超过29。99%股份,成为当代东方的控股股东,这就意味着,当代东方控制权将由王春芳背后的当代系变为山东高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这样的变化和慈文有些类似,区别在于新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相差悬殊,也在于收购的公司的经营业务范围也有天差地别。

当然,我们要认识到,混改制这个特殊身份不是谁都有权获得的。无论是国企投资民企,还是民企收购国企股份,都需要中央或者地方的国资委审批——这样的“重要性”并不是谁都有本事沾边的。

从“易主”的案例来看,也有不少是民间资本之间的互相交易,包括新丽传媒100%股权被阅文集团收购,骅威文化转让总股本的8.76%给杭州鼎龙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就不涉及混改的情况。

无论如何,归纳一下所有这些从去年以来出现的企业易主案例,可以发现一些普遍存在的问题。一来是所有这些企业在易主之前的财报都非常难看,几乎都是巨额亏损;二来是所有大股东都几乎有极高比例的股权质押情况,在交易的当时要么是已经爆仓要被强制平仓,要么就是离这一步也相差不远;第三则是企业的主营业务都出现明显的下滑,无论是拍电视剧的要去做游戏,或者是做综艺的要去拍电影,都显示出企业运营捉襟见肘,跟不上市场潮流的态势;最后相类似的情况则是上述企业在经营不错的年头中,几乎没有例外的都花费巨资收购过其他企业,而且几乎都是溢价收购,一旦这些当初被收购的企业出现严重业绩下滑的情况,收购方的问题也会暴露得更加彻底。

如果参照以上这些标准的话,我们有理由相信,慈文传媒绝不会是今年最后一家易主的影视公司,应该还会有不少后来者。光在A股市场中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唐德影视、北京文化、欢瑞世纪等平均股权质押率就都高达80%,欢瑞世纪、印纪传媒、文投控股三家的股价早就跌破了控股股东预估质押平仓线……

据悉,欢瑞世纪,印纪传媒等公司早就开始寻找接盘的资本,但是却一直没有实质进展,除此之外,也已经有媒体爆料称甚至华谊兄弟也存在“易主”的变数…

这样的推测其实有十足的根据,因为上述这些公司完全满足前文所提的四项条件,或许他们至今还没有找到“接盘侠”的原因是因为企业自身的情况远比慈文,华录百纳这些要更为复杂吧。

无论如何,慈文投下的震撼弹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相信接下来还有更多意想不到的影视上市公司的资本变局正在悄然酝酿之中——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关键词: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端浏览

责任编辑:橘子

内地票房日报

专栏

电影节 关于报送参评第三十一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的通知